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uanbs48的博客

普通人的平凡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没有远大志向的人,一个性格随和、喜欢朋友的人,一个自得其乐、助人为乐、知足常乐的人,没有财富、没有权势、但有许多亲人和朋友,这就是我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退休生活片段之十五  

2012-01-17 16:27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饕餮之徒的年终10天

      不得不承认,从小我就“贪玩好吃”,到老自然就是一个“饕餮之徒”,被好朋友批为“俗不可耐”。妻子也经常调侃我:只要有人请你吃饭喝酒,你就最开心了!这倒也是一个挺贴切、挺客观的评语。但是数十年形成的“坏习惯”,也改变不了啦,只好“将庸俗进行到底”了。

退休生活片段之十五 - duanbs48 - duanbs48的博客

 2011年的退休生活过得很愉快、很充实。虽然不是什么老板、领导,但是在年底的一阵子,也吃吃喝喝的忙得可以,大大的满足了我的食朶和虚荣心。

12月21日,离元旦还有10天,传统的“冬至夜”,按苏州的习俗是“冬至大如年”,要一家亲友团聚的。因为在太仓,不能与自己兄弟姐妹团聚,就“出花头”组织了我们老年排球队的年终聚餐,美其名曰:吃年夜饭。这惯例已经延续了三、四年了,今年特别热闹。参加老年排球活动的人增加了,原来2、3桌,今年搞了6桌人。在太仓市委党校的招待所叫“金太仓宾馆”的特大包厢里,男女机关队、元老队、教工队,还有“阳光美少女队”(一群嘻嘻哈哈的40多岁女教师,不服老,要叫美少女!),菜肴十分丰富、气氛相当融洽。半个月前就预定好的,否则排不上。本想菜肴简单点,但宾馆老总说:每桌800元的菜很难安排(物价飞涨啊),起码1000元!无奈啊,只好照“最低标准”安排啦,还好因为熟悉,允许我们“自带酒水”。到大润发兜了一圈,买了许多白酒、黄酒、葡萄酒,还有椰汁奶、玉米汁、鲜橙汁,装了满满一车(购物车),才600多元。到饭店,价钱至少翻一番,难怪那些“餐饮协会”的家伙们要规定:进饭店用餐,谢绝自带酒水!

隔了一天,23日,妻子的老同学聚会,自然的邀请我这个“家属”、当年的老师参加。地点选择在太仓中部的沙溪镇,因为他们现在成家立业,有的留在璜泾、有的到了县城、还有的就在沙溪。由在沙溪的热心同学陈洁负责安排在“天竹园山庄”的豪华包厢,由企业家赵洪和陶礼兵埋单。入夜时分,同学们各自驾车陆续到达,近30人坐了2大桌。酒水也是他们自带的(因为有熟人嘛),菜肴也是相当丰盛,估计这两位老板要“大出血”的。因为是35年多的老同学,因此大家十分亲密,互相敬酒,拍照留念,坦白交代当年的“暗恋情人”,场面好好温馨!酒足饭饱之后,主人还热情邀请大家到楼上的KTV去飙歌(现在的所谓山庄大体都是这样的格局,即餐饮、娱乐、住宿齐全,客人可以在此一乐到底)。退休后好久没有唱歌了,试了2首老歌,中气有点不足,但评价还好,可能是学生给老师面子吧!

第二天24日是周末,一位球友的儿子举行婚礼,邀请我们夫妻参加,盛情难却之下,只能乖乖的去交“红色罚款”了。这是一位非常达观的退休老太,从县城的某工厂退休后虽然每月只有近2000元“养老金”,却参加了羽毛球、排球、门球和自行车骑游等多项活动,生活异常丰富,为人也十分豁达乐观!所以这次儿子结婚,除了亲戚外,邀请了各路朋友参加。因为我参加的活动项目也不少,所以酒席间熟人倒也不少,举杯换盏之间,非常尽兴,老酒也就多喝了许多!

接着星期天,新组建的机关女队的上级领导——市级机关老体协邀请我们教练组“吃年夜饭”。表面上是她们太客气,其实却“暗藏杀机”,简直一个“鸿门宴”!原因是今年市级机关成立女子排球队以来,这些刚退休或退居二线的干部们热情很高,纷纷利用自己的关系去拉来不少“赞助费”,使我们今年的活动很丰富、很精彩。不料却有“小人”从中挑拨,说我们帐目不清、乱花她们的赞助款,希望我们教练组要“说清楚”。于是我们几个骨干成员就干脆“打开天窗说亮话”,把“赞助自愿、集中使用”的原则向她们中的“一小撮人”讲明白,然后大家皮笑肉不笑的吃完了这顿饭。呜呼!

又隔了一天,27日,太仓老体协召开“年会”,所属7个专业委员会的负责人汇报2011年的工作、交流2012年的打算,会议过后照例又是招待大家吃“年夜饭”。2桌人你吹捧我、我吹捧你,感谢老体协一年来的大力支持,把酒换盏,喜气洋洋。只是多要了几瓶酒,把老体协的会计肉麻的要命!

然后接到几个电话,苏州有活动,于是30日上午回到苏州。中午是退休单位的领导请我们吃“年夜饭”,地点在旧学前的“大鸿运酒店”,退休教职工不算多,才8桌人。走进设宴的大厅,我傻眼啦:老头老太们济济一堂,欢声笑语,但餐桌上没有饮料,更没有老酒。询问之下,才知道是学校领导“照顾老同志们的健康”,故意不安排酒水的,因为现在各种报道都在说“饮料中有添加剂,对健康有害”,哈哈,笑死人了(经济拮据就干脆别请客)。不得已,只好自己掏腰包到吧台去买了2瓶黄酒解馋。结果好几位同胞都要喝,我只能板起面孔说:你们几个分一瓶,我和陈厂长喝一瓶,要喝你们自己去买!多寒碜啊。后来校长、书记端着白开水来“敬酒”,我赶快主动声明:书记啊,这酒是我自己掏钱买的哦!校长、书记都是女士,脸都红到了脖子上!

晚上邀请了几位原学校的同事聚餐,退休几年,原来的老朋友都难得见面了,自己弟兄,吃吃喝喝、吹吹拍拍,气氛与中午是完全不同了,当然是酒足饭饱而散伙。

31日除夕,是中学时代的隔壁班同学邀请。他们的一位老同学从日本回来,与我也相当熟悉,于是请我“一起聚一聚”。上午九点半,我准时到达工人文化宫的“工友茶室”,他们是准备了丰盛的茶点,可惜正主(那个日本同学,当年我们都叫他“许家里”的)中午有另外一拨文工团的朋友请客吃饭,要下午才能出席同学聚会。当年我们2个俄语班(那时候要向老大哥学习,是好学生学俄语,差学生才学英语呢),我们班主要是原来附中升上来的,他们班主要是外校考进来的,体育课是并班上的(男女生分别由2位老师带),所以大家交情都很深厚。中午,大家的意见是就不离开茶室,仁麟夫妇去著名的“半边楼”买小笼包子当午饭。他们是“主”,我们是“客”,当然是客随主便的。但是我觉得好像还欠缺点什么,就到马路对面的小烟杂店去拎了一大包啤酒和“王老吉”来,也算是有点酒水的。就着小笼包喝啤酒,倒也别有一番情趣,呵呵!大家说说笑笑,时间就飞快的过去了。我因为明天(元旦)还有活动,必须下午赶回太仓,终于没有等见到“小日本”,就与他们说拜拜了,留下一丝遗憾!

2011年,再见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年1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