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uanbs48的博客

普通人的平凡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没有远大志向的人,一个性格随和、喜欢朋友的人,一个自得其乐、助人为乐、知足常乐的人,没有财富、没有权势、但有许多亲人和朋友,这就是我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退休生活片段之九  

2011-02-18 17:01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最纯真的友情

——记老同学的两次聚会

昨天是“情人节”,妻子的一个老姐妹忽发奇想,邀请了几对熟识的朋友夫妻相聚,说:情人节也不是年轻人的专利嘛,我们老情人也要浪漫浪漫的;情嘛,有爱情,有亲情,还有友情呢!感谢、感动之余,不由得想起刚过去不久的兔年春节期间参加的两次老三届同学聚会,那数十年不变的友情,才真是持久而纯真呢。

退休生活片段之九 - duanbs48 - duanbs48的博客

 一次是2月7日年初五,我们附中老三届的初一联举办以“同唱生日歌”为主题的同学聚会,共庆60大寿。初中68届是我们这个群体中比较特殊的,他们65年进入中学,一年后本该升初二的当口,一场突如其来的政治风暴和社会变革终止了他们正常的求学之路,而68年“复课闹革命”后不久,才15、6岁的他们又被历史的大潮席卷到贫瘠的苏北农场去“滚一身泥巴、练一颗红心”了。如今46年一晃而过,当年的“稚嫩小屁孩”都已是年届“花甲”了,人生啊,就是如此的戏剧!经历了同一所学校的读书学习、同一

(参加初一同学生日聚会的学长代表们)

条战壕的革命洗礼、同一片土地的苦难磨练,他们的友情自是“非同一般”。而在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我们“附中老三届”的历次大型聚会活动中,他们都非常谦虚的自称“小弟妹”,但其实,他们都是活动中最具活力、贡献最大的一部分!而他们自己组织的历次68届活动,也无一不是筹措周密、热闹温馨、感人肺腑的。这次他们举办共庆花甲的聚会,还特意邀请了从初二到高三各届的“学长”代表参加,我有幸作为高二的代表之一前往,再一次感受到我们这些老三届同学之间纯真的友情,留下一段美好的记忆。聚会的地点在高新区的桃园度假村,我们熟悉的那些热心同学如秦立、徐经鑫、云苏苏、潘利方、孙吴生、孙于浩、赵建一、成南军等忙前忙后的招呼同学、安排坐席、发放纪念品、组织拍照,宽敞的宴会大厅虽然关闭了空调,仍旧是热气腾腾、令人冒汗!4个班级的同学依次坐了十余桌,大家高兴地佩戴上久违的“江苏师院附中”校徽(依照65年的老版复制),各班轮流上台围绕着巨大(直径1米开外)的生日蛋糕合影,各班代表分别发言致辞。酒过三巡,同学们又纷纷上台献歌献舞,虽然水平不够专业,但气氛始终是那么热烈、那么温馨!席间又有好几个同学来问我:再过几年,我们还要举行老三届离校五十周年活动吧?热切之情,溢于言表。虽然我无权作出权威的答复,但是我想,凭着我们附中人的这份真挚友情,应该会有那么一次的吧!

退休生活片段之九 - duanbs48 - duanbs48的博客

 还有一次是紧接着的2月9日年初七,节后上班第一天。我们班的丁玄同,从1970年离开插队的昆山农村,到四川的科学家父亲身边(乐山某研究所)当工人,后来读大学、念博士,进入西南核物理研究院,成为国内外知名的核聚变专家,至今已经40年。期间96年曾利用到上海开会的机会短暂来苏州一天,也没见到几个同学,这一晃也16年过去了。年前在电子邮件中,他告知我会和夫人在春节中来苏州,于是我通知了有关同学,大家都非常期望与这个久违的老同学会晤。可是到了年初六,还是没有收到他的任何音信,我就自以为是的认为他可能有什么原因不来了,中午和一些同学聚会,商量了今年为班主任周老师过80岁生日的事情,下午就和妻子开车回

 

(前排左一是丁玄同,除了我,其他6位都是40年未见面了)

了太仓。没想到入夜时分,竟然接到丁的电话,说他和爱人已经在苏州的一家旅馆住下,哈哈,真是自作聪明自作孽啊!我立马给在苏州的志琳、以新等同学打电话,告诉他们玄同住宿的旅店和电话,请他们先安排一下他们夫妻白天的行程,我再赶回苏州,安排大家晚上的见面。傍晚时分,我到他们下榻的“汉庭连锁酒店”见到他们夫妇,原来他们单位要放假到12日(年初十)才上班,所以没有考虑到我们这里在初六之内才是假期。陪同他们到不远处的“金陵人家”,几位老同学已经等候在那里,都是40年没有见面了,热情拥抱、热烈握手,让他爱人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:还真有这样的感情哦!是啊,我们61年进入附中成为同学,至今已经是50年了。五粮液、解百纳,葡萄美酒夜光杯,虽然我的这些迂腐老同学平时并不善饮酒,但40年老友相聚,也难免破例。特别是以新、张密、徐方,更是和丁玄同步行串联到北京(另有4位没有约到),是“长征战友”!大家抚今忆昔,感慨良多,谈话间“赤膊佬”、“野骆驼”、“王瞎子”、“奶油头”等学生时代的可爱绰号脱口而出,40年来的沧桑变化言之不尽。这时我们才知道,丁玄同举家迁往四川后,其实在苏州已经没有亲属,这次他陪原籍北京的爱人,先到上海探望母亲面上的亲属,再到常熟祭扫祖坟,到苏州就纯粹是看望多年不见的老同学,我们这个感动啊,就很难用语言来形容了。谈笑之际,我们发现酒店服务员老在包厢门口探头探脑,一看才发现,已经九点三刻,早过了下班时间。我们不得不起身告别,互嘱珍重,期望能够早日再相逢!

春节期间走亲访友,活动蛮频繁,这两次聚会,才体现出我们这批“老同学”间最纯真的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写于2011年2月15日退休生活片段之九 - duanbs48 - duanbs48的博客退休生活片段之九 - duanbs48 - duanbs48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4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