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uanbs48的博客

普通人的平凡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没有远大志向的人,一个性格随和、喜欢朋友的人,一个自得其乐、助人为乐、知足常乐的人,没有财富、没有权势、但有许多亲人和朋友,这就是我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童年回忆(二)  

2009-11-13 11:43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童年如歌(2)

二:啊,十全街

1955年,全国实行教育大改革,江苏省的大学更是搞什么院系调整(至今也想不通为什么要那么折腾)。南师的几个著名物理、数学教授奉命举家搬迁到苏州,在江苏师院任职。

(苏州初印象)火车一早从南京出发,一路轰隆轰隆的沿沪宁铁路南下,直到下午3点多才到达苏州,江苏师院的接站人员早已等候在那里。一出站,我们就被这古怪的车站吸引住了:那石块铺成的广场、那像碉堡一样的候车大楼,与南京是那么不同!然后我们一家分乘4辆“黄包车”(那时我们已经是弟兄5人,外加父母、保姆,一共8个人),全部家当则只有两辆平板车,一路浩浩荡荡地向学院安排的居住地—十全街98号进发。从火车站过平门桥、沿人民路到观前街、临顿路拐向松鹤板场,经过甫桥西街、凤凰街,到十全街转弯向东,不久就到达了我们将要居住生活的98号大院。与南京宽阔的柏油马路和高楼大厦相比,只觉得苏州怎么都是“羊肠小道”?而且那些石子路颠颇得特别厉害,只是小街小巷十分清洁、也没有人来车往的喧闹,的确是“小家碧玉、深闺人家”的味道。

(可爱的南园)与苏州给我的“小气”印象截然不同,十全街98号是一个豪华的大宅院,据说是当年一个国民党将军的宅邸。进门是一排平房,是警卫和佣人住的,然后是一幢哥特式样的三层洋楼(住进5家南京来的教授),楼前是一个绿荫环绕的大池塘,池塘东边是一大块草坪,南边是起伏的假山,西边是一片树林和竹园,完全是西式的、开阔的。但是我们除了在院子里玩得“昏天黑地”之外,最喜欢的是翻过围墙,到南园去!那是多么美丽的一片都市里的绿野啊!一块块碧绿的菜地,大小不一的池塘点缀其间,一条条小河蜿蜒流过,鲁迅先生在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中的情景,我们都在此细细体味。初夏那第一茬新鲜的蚕豆、黄瓜和西红柿,我们都抢先品尝;初秋那些到处乱窜的蟋蟀、蜈蚣和斑蝥,我们都将它们“捉拿归案”;最喜欢的是夏天到“洋辣子桥”去游泳,那里是这一带小朋友的天堂。我从二年级就跟着哥哥和他们的伙伴们在那个小河边学会游泳,并且日积月累,练就了一身“浪里白条”似的本领,在小伙伴中挺自豪的。

(童年游戏)在十全街那无忧无虑的岁月里,我们玩过许多游戏,像滚铁圈、踢毽子、跳皮筋、扯空竹、抽陀螺等,现在仍在流行或者已经被复古,而有些则可能涉嫌赌博或不够卫生鲜有提及。

一种叫“打弹子”,就是用手指将五颜六色的玻璃珠弹出去。有两种判定输赢的玩法,一是打“方角”,一是打“进洞”。打“方角”是在离界线(苏州话叫洋)不远处的地面上划一个方块,四周摆九粒弹子,然后依次用手中的弹子去“吃”方块中的,打中连吃,打不中停一轮,有点像“斯诺克”。谁“吃”得多就是赢家。“进洞”则是在“洋”的一边地上挖3—5个相距几米的、酒盅般大小的小坑,看谁能够先依次打进全部的洞就算赢了,有点像高尔夫的“推杆进洞”。

一种叫“滚铜板”,工具是各自从家里觅来的无孔的铜钱。也要划一条“洋”,5、6米开外用两块青砖搭一个斜坡。先将铜板往斜坡上一撞,划一道漂亮的弧线,停到“洋”(界线)的附近。再3离界线最近的一人,用自己的铜板去扔其他人的,击中其它铜板,就算“吃掉”。所以,有时候看见有人滚到离界线极近,估计自己赢不了,就故意将铜板滚到很远的地方,好让他“吃不掉”。

还有叫“拍洋画”、“飘洋画”的,那时候的“洋画”样式很多,有西洋画,也有许多中国传统画,做成一寸见方的硬纸片。而我们这些调皮孩子并非要欣赏图画,而是将它撒在地上,用手掌在旁边拍击,使其翻转过来,谁翻得多,谁就赢;或者将洋画略微弯曲,先将其按在墙面上,手一松,它就会向外飘落,离墙远的才算胜利。

其他还有叫“惯菱角”的、“捉帖子”的、“造房子”的,我从小就是一个“皮大王”,都是这些游戏的积极参与者,却都没有成为“高手”,挺遗憾的。

(除四害)50年代的“除四害”运动是像其他各项政治运动一样,很轰轰烈烈的。全民齐上阵,人人都动手,土办法、洋办法结合,摆足架势,一定要消灭“苍蝇、蚊子、老鼠、麻雀”这四种害人虫。拍苍蝇是我们的拿手好戏,找一块巴掌打的硬纸板,打上一些小孔,再绑一根细竹竿,就是一个不错的苍蝇拍。打死的苍蝇装在火柴盒里,要交给学校去完成任务的。也有用浆糊涂在报纸上粘苍蝇的,最恶心的莫过于到粪坑边去消灭“苍蝇蛆”了。灭蚊子要技术的,每到夏日的黄昏,我们一群小伙伴会各自从家里拿出一个脸盆,里边涂一层肥皂水,到十全街、相王弄等蚊子聚堆的地方,左右挥舞着手中的脸盆,不一会儿,盆子内膜就黑糊糊的粘满了蚊子。当然,打老鼠、逮麻雀也是非常有趣的事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